此人曾获十三个博士学位,被提名诺贝尔奖,为何却留有一条辫子

一个世纪之前,西方曾流传着一句话“到中国不可不看紫禁城,不可不见辜鸿铭”。

辜鸿铭著有《中国人的精神》和《中国的牛津运动》等著作。他向西方宣传了中国的文化和精神,翻译了中国古代四书中的《论语》《中庸》《大学》三本,并产生了深远重大的影响。英国作家毛姆、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和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等人都曾来中国拜访他。1913年,辜鸿铭与诗哲泰戈尔一同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在当时的西方世界,辜鸿铭几乎成为了中国的一张名片。

不过,辜鸿铭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中国人。

1857年,他出生在马来半岛槟榔屿的一个英国橡胶园。早年间,辜鸿铭的祖辈从福建迁至南洋谋生。到辜鸿铭这一辈时,他已经是第三代华侨。辜鸿铭的父亲叫做辜紫云,是当时英国橡胶园中的总管。而他的母亲则是一位纯正的西洋女人。

橡胶园主人布朗尤其喜欢这个混血小孩,他将辜鸿铭收为义子,并让他从小就读莎士比亚等人的作品。等到辜鸿铭10岁时,布朗想将辜鸿铭带到英国接受教育,辜紫云很快答应了下来。

临行前,辜紫云拉着儿子在祖先牌位前焚香发誓,“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能忘了自己中国人的身份”。这句话在幼小的辜鸿铭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也成就了后来的那一位狂儒。

辜鸿铭在欧洲留学了14年。在这段期间,他先后获得了文、哲、理、神等十三个博士学位,并且还精通九国语言。在25岁的年纪,辜鸿铭已经成为了一名精通西学的优秀青年学者,年纪轻轻已然声名显赫。

1881年,辜鸿铭在回到故乡后,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他开始潜心去钻研学习中国文化。在感受到《论语》《中庸》等古代大作伟大的思想精神后,辜鸿铭决定在西方大力宣扬中国文化,让世界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

1885年,辜鸿铭前往成为湖广总督张之洞的外文秘书。在张之洞府上的二十年间,辜鸿铭一面为张之洞统筹洋务,一面专研国学。并且在这段期间,辜鸿铭还将《论语》等著作翻译为了英文,在西方报纸上刊载,引发了西方人的持续关注。

辛亥革命后,辜鸿铭被聘为北京大学教授。

不过,在后来的五四运动中,辜鸿铭却和陈独秀、李大钊的方向等人背道而驰。辜鸿铭是封建帝制的最忠实拥护者,在辛亥革命之后,他依然在脑后留着长长的辫子,这在当时显得颇为特立独行。

曾经有学生问他,为何留辫子,他反而对学生说:“我的辫子长在身上,而你们的辫子却长在心里。”

抛开外形不说,辜鸿铭的很多思想,似乎都带着“传统”的味道。比如他对封建“一夫多妻制”就非常地推崇。他曾说:“妾者,立女也。当男子疲惫之时,有女立于其旁,可做扶手之用,故男子不可无女人,尤不可无扶手之立女。”并且他还认为,男人女人就像茶壶与茶杯的关系,茶壶可以只有一个,但茶杯却应该有很多。

后来有一次在日本演讲时,他曾提出过“日本人是真正的中国人”这一观点。这句话从表面上看,是在中国频受欺凌后的一声的痛心疾首地呐喊,但实际上却是在赞扬中国文化。他提出,日本人之所以是真正的中国人,是因为他们继承了真正的大唐文化,才得以有了今时今日的强盛。

值得一提的是,辜鸿铭钻研了中国文化后,却又开始蔑视西学。这与当时他在北京大学的同事胡适完全相反,因此两人也颇有些不对头。

辜鸿铭很狂。当日本人推荐他去当张作霖的顾问时,张作霖眼见这个老头古板怪异,便问他说:“你能做什么?”

辜鸿铭在怔怔地看了张作霖几眼后,直接转身离去。

后来,在国外的多次演讲中,每当有人质疑中国文化,或是鄙视他时,辜鸿铭总能用自己无与伦比的才华,让对方羞愧难当或是当场折服。

说起来,辜鸿铭确实是当时的一位狂人,但他也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他曾评价自己是中国仅有的两位好人之一。而原因竟然是因为他吃了几年前清的俸禄,所以要一生坚持保皇。对于这样一个人,说他是狂儒,的确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