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见平凹·走进贾平凹的艺术世界”系列活动:

1572230043.png

10月27日,“拙见平凹·走进贾平凹的艺术世界”系列活动举行,时事评论员、资深媒体人杨锦麟,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著名作家贾平凹,拙见出品人田延友,陕西省作家协会常委副主席雷涛,终南山净业寺首任方丈本如,广东粤剧院院长、著名粤剧名家曾小敏等针对贾平凹的文学创作等话题进行了一场思想的碰撞与交锋。西安贾平凹文学艺术馆馆长木南介绍了活动情况。

1572230146.png

关于写作

贾平凹坦言自己遇到“困惑”

在活动现场,贾平凹、肖云儒、杨锦麟等众多名家相谈甚欢。因为现场围观了很多观众,杨锦麟一开场便笑言:西安人对文化热情。

他提到来之前就想好,如果听不懂贾平凹的方言,他就讲闽南话,然后再找一个翻译。惹得现场一片笑声。

在见到贾平凹后,杨锦麟透露自己曾经也是一个文艺青年,写过散文、诗歌、剧本,也曾经想做文学的梦。后来因为写得非常棒的剧本,被别人取而代之,而击碎了作家梦。之后他报读了历史系,他笑言:还好文史不分家。

贾平凹则在对话杨锦麟的过程中,非常真诚的坦言自己最近遇到的“困惑”。

“最近我读了好多书,有一种悲哀的心情,觉得自己写的东西不怎么样,想重新改变一种写法来写,但是能力、精力确实有限。这一两个月便有些烦、慌。”贾平凹称自己的这种情绪,还影响到了书法和绘画都出现一些瓶颈。“原来我见过很多人基本上每天一上班就在他的画桌上开始工作,现在我深深体会到,有时候恐怕还得放一放,具体放多长时间,思考到什么程度,现在正是我的困难期。”他说。

1572230210.png

关于印象

杨锦麟谈贾平凹:真实的一位汉子

杨锦麟谈到贾平凹时,说曾经是远距离,通过文字了解贾平凹,如今见面,贾平凹给他的印象是“很真诚的,不懂得包装、不懂得掩饰,有什么说什么。”

1572230239.png

杨锦麟觉得贾平凹在回答问题时非常朴实,是最真实的一位汉子。“他不善言辞,或者讲的普通话不太标准,但他讲的特别真诚。”

贾平凹说:“作为一个作家来讲,最重要是时间,时间就是生命,确实是这样。尤其年龄大了以后,时间不由你支配,全部叫别人分配了,这是我最痛苦的事情,在这方面,我忍耐程度也是可以的,但是忍耐多了,我心里特别痛苦,也不好发作,只有自己在房子里忍受。”

贾平凹谈到自己作品的表述感性居多。“因为对于一切文学艺术来讲,一般的呈现都是经验,但是你呈现经验必须里面要有他人的东西,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同,引起大家的共鸣。”他谈到现在的文学创作或者书法绘画,最关键是开拓视野,不光看到中国,看到外国,还要看到天上、地上,看到现实和未来。

贾平凹说自己年轻时创作,见什么马上就有冲动,就想写出来,但是老了以后,生命力不如那时候旺盛了,经常好不容易有冲动,想想没啥意思。杨锦麟就纠正他:年龄只是数字。贾平凹便笑言:“对,我应该向你学习。”据悉,他们两位年龄相差一岁。

1572230275.png

关于孤独

贾平凹:我感觉过得挺舒服的

有一句歌词“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只有一支画着孤独的笔”,而在现场也谈到孤独感。

贾平凹谈到自己社交、情商不好,只有写作和画画,面对自己的时候,才感觉能做好。“我经常讲,父母在的时候,我不是一个好儿子,因为没有时间去陪伴父母,结婚以后不是个好丈夫,没有管好家里的事情,面对孩子不是一个好父亲,基本上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你给别人说,别人也不一定理解。如果从这个角度说,确实是孤独,主要是内心。”

杨锦麟便问他:这辈子你善待过自己吗?贾平凹回道:“我做得不够,但我感觉过得挺快活的,朋友说我过的不是好日子,但我自己感觉过得挺舒服的。”

杨锦麟也谈到自己在香港30多年,就是靠一支笔和一张嘴养家糊口的事。他透露自己可以一天写10个专栏,一个专栏500个字,最快的时候1750个字,20分钟就写完了,写作的速度可以,当然就没有那么精致。

1572230179.png

关于艺术

包装和品牌塑造很重要

在对话现场,名家们还谈到了最近的大热新闻:常玉裸女作品拍出1.98亿港元天价。

在香港苏富比2019年秋拍中,中国画家常玉创作于1965年的作品《曲腿裸女》以1.98亿港元成交,刷新了其个人拍卖价格的新纪录,从而引发了大众对作者及此件作品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贾平凹看到这幅作品后,就表示:“这个画挺好的,至于拍卖,我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就这个画,我觉得喜欢。”

杨锦麟则认为常玉的画线条不错。他提到常玉被做了精心的包装,这个包装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所以才有今天的天价。“这其实告诉我们一点,包装和形象塑造,或者品牌塑造的重要性,我觉得在这样一个新的时代,中国逐渐被外面的世界所认知,我们理直气壮做好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艺术家的书法,艺术家的书画的包装、营销,让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和情怀变现。”

1572230093.png

关于诺奖

诺贝尔文学奖是每一个作家的梦

在现场,杨锦麟提到了诺贝尔文学奖话题,有人说中国的作家群都有诺贝尔的情结。他询问获得很多大奖的贾平凹:有诺贝尔文学奖的梦吗?

贾平凹答道:“作为一个作家,谁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长上脚,长上翅膀跑得更远一些。”他也谈到诺贝尔奖是每一个作家的梦,也是一到10月份大家都在谈论的内容。

杨锦麟便问贾平凹为圆这个梦是否做过一些准备,比如作品做文字的翻译推出去,贾平凹回应道,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也不是由自己能来决定的。